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她笑一笑, 想著, 終於捱過了. 那是一個暗黑的隧道, 人的頸項被提得緊緊地. 一口氣也喘不過來. 像一個黑色的大海, 將人一生的快樂, 痛苦, 追求, 成就, 夢想, 全部鯨吞了. 永恆地侵沒了. 你會有恐懼麼? 來不及懼怕的, 我告訴你. 恐懼祇是我們從隧道口外想像的心理反應而已. 如果你在這個黑海的旋渦中間, 你只會狠命地求喘一口氣. 花盡一生的氣力, 你想張開口, 然而口已經不屬於你, 當然也無所謂張開與不張開. 你明明知道窗外, 換了黑夜, 又換了白晝. 你想哭, 但是眼淚已經不屬於你, 哭聲也不屬於你. 原來告別是這樣的. 沒有遠近, 沒有長短, 沒有得失, 甚至乎沒有有或沒有的分別. 很對不起大家, 但也唯有這樣. 別無其他.


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

痛苦的意思, 就是漫步於過去的苦難. 一切都無可改變, 然而人卻不會放過自己, 無時無刻, 都在心田間滋養著破碎的場景.
這樣子的活法, 就像一個緊握著的拳頭. 無論往後的日子怎樣, 都不會再放開來.


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

我們全部人, 都在這日裡夜裡喧鬧. 到了某一日, 身體出了毛病, 四分五裂, 才發覺天地之間, 有種無言無語的寧靜, 它的深遂, 了無邊際, 將人幾世來累積的怨憤完全吞噬. 我話好啊, 我都唔想做人了. 你也過來吞噬我吧. 但它了無聲息

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阿D 阿媽一世苦命, 成世人都俾厲鬼纏繞. 她為了令自己好過一點, 所以趁有能力有青春就浪遊四海. 不經意間, 這場人鬼對決, 也改變了D媽的生命軌跡.

D 媽份人相當堅韌, 有時又相當柔弱. 其他人不明白她, 便覺得D媽份人古怪, 難相處.


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山頂的一天

嚴格而言, 人不可能不活在現在. 你看看手錶上的時間, 那大概就是我們所謂的現在.

不過, 在過去發生的某一些事, 常會反過來覆蓋著人. 於是, 我們手錶上的現在, 對某些人來說, 或許意義不大.

那一天, 我, 她和兒子一同上太平山, 搭纜車, 從前山上有一間叫Shutters的餐廳. 我們在那裡坐下閒話家常. 孩子在餐廳的兒童角自顧玩耍. 那時太平山沒有太多的遊人, 在平日的下午, 氣氛靜謐閒適.

當天晚上, 我們回家吃飯, 她很興奮地跟媽說, 今天我們上了山頂玩啊. 我聽了, 感到有點詫異, 奇怪為甚麼她有這麼大的反應.

或者因為這次觸動, 我才記得她開心的時候樣子是怎樣的. 我想, 有時我們很努力去追求幸福, 然而對幸福存在的瞬間, 卻往往失諸交臂.

失落了的人和事, 要靠記憶來尋回, 不過它來到我手上, 已比從前苦澀得多. --- 當然, 我也很清楚, 當我年事漸長, 這些片段, 也有它煙消雲散的一日, 到時它就不能再回來纏繞我了.

2015年8月13日 星期四

三姐

三姐過身的時候, 我還在忙著股票買賣, 為著一兩個股價的差異, 手忙腳亂地入密碼, 在三兩千蚊的賺蝕之間掙扎.

人們說臨終的人有時是可以選擇他甚麼時候走的, 我想, 那我三姐走的時間也是有心的. 她和大姐二姐關係都好好. 我收到電話那天, 是大姐打來的. 她說三姐唔得了, 無心跳了, 說時情緒是在崩潰的邊緣.

我收到電話後, 發覺同時幾隻股票的價格都在下瀉, 我想鎖定自己賺的少少錢, 所以仍要把握時間出貨才趕得去醫院.

三姐在生時可說是一個工作狂. 她走後我們整理她的故物, 全都是與工作有關的, 她偶有剪報, 但內容全都是上司與下屬關係呀, 辦公室管理方法呀之類的. 而其他文件, 就是排列整齊的開支單據, 銀行信, 甚至有公司某空缺的申請人資料等等.

我年輕的時候比較任性, 只做喜歡的事, 讀哲學, 在香港英國之間飛來飛去. 錢只搵夠自己用就算, 結果常與三姐爭執. 當時的我有時會恨得咬牙切齒, 心想莫欺少年窮呀. 待他日我有成就的話啋你都傻.

我到如今年近半百, 生活過得可以, 也沒有甚麼成就. 雖然工作的薪酬不錯, 但有閒錢都留來作了大鱷的點心. 根本沒有甚麼積蓄. 前年我居然買了房子. 付一大筆首期, 用的都是三姐留下來的錢而已.

2015年4月22日 星期三

哲學陽關路

晚上, 去了旺角, 遊遊蕩蕩, 看見序言居然收十一點. 上去看看.

序言居然沒有冷氣, 很靜侷. 看見書架上一排排的哲學書, 一排排的時令學問. 令人想起幾十年前的青文.

哲學家做甚麼的? 乾是思考不成, 要寫學術文章, 要做Admin, 還要教書. 十幾年, 眨眼過. 沒有能耐擠身書架上的哲學家的隊伍中, 時也命也. 但還要生活, 重重複複的掙扎.

各式各樣的學問也有人做, 從遠處看, 是很精彩的. 年青的時候就是因為有感於這種學術激動, 創意的精彩, 才投身行業中.

Counter 的小伙子問相熟的客人, 晚了有空麼, 下班後想談談, 客人爽快答允. 我聽後有點羨慕. 十一二點, 巴山夜雨, 在哲學書叢間談話. 人生幾何.

年紀大, 卻尋回年輕時讀到爛的唐詩來看. 每次讀後, 如見故人. 如王維的渭城曲: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主人無意留難, 好歹飲一杯, 便算是一場相識. 因為既踏上陽關路, 就不會回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