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0日 星期二

文明.語言與暴力

1.
現代文明社會有好多野係 showpieces, 例如民主, 自由, 人權. 文明社會有秩序, 大家和而不同, 互相尊重, 怎樣拚死維護反對者的發言權云云.
這些詞語聽起來很受用, 但是實際執行卻未必暢順. 例如我們這個小島, 係一國兩制成功典範, 但是回歸十鳩幾年, 香港人都不可以選擇議會代表, 不可以選擇行政長官. 最近, 連立法會補選, 新界區的鄉事代表都話不借出場地. 理由是他們不同意對方有關公投的口號.

2.
但是, 在香港生活始終舒適寫意, 起碼搭地鐵沒有恐怖份子來炸到你血肉橫飛. 阿媽每次睇到呢的天災人禍新聞都話香港係福地. --- 係既, 如果你唔係住板間房, 唔係菲傭印傭, 唔係俾業主催逼的一樓一鳳, 唔係長駐商場厠所的清潔工…
現代社會有趣的地方就是人們對語言的靈活運用, 甚至對社會訊息的靈活接收, 將唔想知既唔妥當既野包裝到文明有序. 例如前陣子文錦渡口岸在毫無諮詢的情況下突然通知封關半年, 每日影響六千幾人. 人問其故, 官員答謂: 「口岸暫時封閉是為了進一步優化口岸設施」.

3.
在文明時代, 語言運用的能力掌管無數是非. 美國2003年侵略伊拉克, 美方在當地建立的管理單位叫 The Office of Reconstruction and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以重建及人道救援為宗旨, 聽起來好得體,不過戰後的巴格達終日無水無電, 美軍在 Abu Ghraib 監獄將伊拉克疑犯當狗咁拖. 這個人道組織如何人道大家心裡有數了.

講左半日, 其實想講這次莫斯科地鐵爆炸案, 大家義奮填膺譴責「恐怖份子」. 其實高加索人為乜野要做人肉炸彈? 黑寡婦們做乜唔留係屋企相夫教子? 這一切的痛苦和動亂的來源又係咪僅僅在於佢地係「恐怖份子」而已? 我們有沒有注意, 普京政府一直以來如何對待高加索山區的人們,如何處理車臣獨立運動?

社會的恐怖與殘暴其實一直以各種形式存在於四周, 支持著一種表面的安寧及秩序, 恐怖份子的「恐怖」乃在於他們將這種苦難揭示出來, 帶到我們的眼前, 身邊, 乃至於我們身上. 苦難環環緊扣, 又有誰可以獨善其身, 與人無尤?

2 則留言:

  1. 挑小毛病:黑寡婦就是沒夫可相啦。

    回覆刪除
  2. 對. 應該叫佢地留係屋企織冷衫好的.

    回覆刪除